媒體聚焦

【教育導報】職教貫通之路,如何才能越走越寬?

2019年12月25日 浏覽量: 審核: 供稿: 字體:
《教育導報》
2019年第153期校园周刊(总第3410期) 一版


近日,2019年成都市中等職業學校中高職銜接技能大賽落下帷幕。該賽事已連續舉辦7屆,是成都市中高職銜接的一項重要活動。

近年來,成都市在中高職銜接方面進行了不少嘗試。不過,記者在走訪中發現,中高職銜接教育開展並不容易,原因涉及招生政策,涉及課程標准、培養目標、師資及設備場地的不一。省內也只有成都走在前列。

早在20世紀90年代,就有中高職銜接相關研究和呼籲。近10年來,關于中高職銜接過程中不銜接、不貫通現象的研究明顯增多。

近年來,從中央到省市都出台了相關文件,推動職業教育現代化。但目前的中高職教育銜接,仍存在許多急需解決的難題。中高職銜接難在何處,又如何才能實現貫通?

問題——

教育體系不健全

中高職銜接出現斷頭路

毕业季,与其他还在忙碌的同学相比,成都礼仪职业中学(以下简称“礼仪职中”)学生周修卫和代佳丽却显得格外闲适。3月底,他们已经通过单独招生考试(俗称“单招”)顺利被大时代彩票(以下简称“成职院”)录取。他们所在班级的同学,也多数进入高职院校。

“這在以前是很難想象的,以前中職教育差不多就是斷頭教育。”成都禮儀職中商金與學前教育專業部主任文成忠告訴記者,學生升學難,學習目標也上不去。

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貫通教育是關鍵。自2010年起,中高職銜接在實踐層面取得了一定進展,除了5年一貫制,全國多個省市開展了職業院校中高職銜接三二分段試點工作、高職院校單招試點工作等。

然而,銜接情況卻並不如人意。首先是沒有形成系統化的人才培養理念,而且各種教育要素如人才培養目標、課程體系、考核評價等方面還存在著明顯脫節、斷層或重複等不足。

“以课程为例,中职学了,高职的教材可能又在讲,没有贯通,连接不上。”成职院招生就業處处长陈临蓉说,以前重复率至少达50%。另一个弊端是,招来的中职学生,很多知识需要重学,增加了高职院校的教学负担。

原因在于沒有統一的標准,如普教初高中到大學那樣,從教材到培養目標、師資都能做到連貫。禮儀職中通信與計算機專業部主任萬曦補充說,中職和高職各自的培養目標不一樣,全省乃至全國都沒有統一,各自爲政,銜接自然無從談起。

記者了解到,文化課的考核標准全省是統一的,專業課的考核標准,每個高職院校是不一樣的。每到升學季,如果銜接的高職院校沒有學校開設的專業,禮儀職中就要需要去尋找和對接有開設這些專業的高職院校。

以禮儀職中學前教育爲例,今年,對口銜接的成職院沒有這個專業,禮儀職中就需要單獨對接省內7所高職院校,因爲它們各自的招考標准都不一樣,對本校師生簡直是大考驗。“缺乏一個大的、統一的平台,較爲統一的招考標准缺失了。”禮儀職中教師謝銳蘭說,標准各異也正是高職院校爲了招攬學生。

對口單招之外,中職學生也可以參加高考,進入招收高職專業的本科院校。但由于要求更高,相關院校相對高職院校較少,並不是多數中職生的選擇。

“我們現在比較棘手的難題是招考和培養標准沒有貫通。”四川省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長廖大凱說,中職、高職、本科沒有實現貫通,比如專升本只有5%-6%的比例。“職業教育體系亟待健全。”

出現斷層後,中職學生畢業後就就業,有的學生心智不成熟,知識文化少,技能不高,競爭力較低,將來發展空間不足。成都蜀興職業中學校長劉泸生告訴記者,中高職學生大多數要留在本地,成爲未來的建設者,但是有的中職生技能偏低,甚至會影響整個社會的發展。

另一方面卻是強烈的升學願望。從巴中職業技術學院走單招進入成職院的學生吳松霖,中職時去工廠實習過3個月,發現自己只能停留在表面,回來後便決定考高職。甚至有學生過了單招,家長興奮地趕緊給親朋發消息,覺得揚眉吐氣。

對策——

急需相關政策支持

打通職業教育通道

2011年以來,國務院、教育部等先後發布多個文件,明確了我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及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協調發展的目標、要求和具體實施路徑。

2016年,四川省出台《關于開展中等和專科層次職業教育人才培養銜接的指導意見》,鼓勵中高職學校因地制宜地推進改革,各地可以根據具體需要積極探索“中職-高職-本科”協調貫通的布局結構。

《指導意見》回應了我省職業教育發展存在的貫通難題,但另一面,這僅僅只是指導意見,並不具有強制性。就全國而言,職業教育的貫通也不理想,有多方面的現實原因。

“做得最好的就是廣東。現在做一個中高職銜接課程標准,需要組織一批師資和專家,廣東省政府就給10—15萬元。”廖大凱考察過全國職業教育銜接的情況後了解到,光數個專業標准下來就是一大筆經費,一些經濟欠發達省份不一定有這個財力。

成職院目前領辦成都11所中職學校相關專業,如果教學標准、評價標准、實訓基地等項目全部建好建齊的話,預估需要260萬元。然而,這僅僅是成都市單個高職院校在銜接教育上的預算。

劉泸生說得更具體,中高職銜接,雙方人員開會、學生外出參觀與學習,交通和夥食都會産生費用,“還不算老師的額外工作量化。”

招考制度也亟待改革和統一化。如上所述,缺乏統一的專業課考核標准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是仍然偏重文化和理論。在現有的考試中,專業技能考核占350分,其中200分是理論,150分考技能操作。不少重視升學的中職學校,前期教學重點是理論,後期突擊操作,導致職教普教化,偏離了職業教育的方向。

廖大凱建議,政府主管部門應當理順中高職管理體制;建立中職、高職、本科一貫制教學標准,包括人才一體化培養方案,專業核心課課程標准;組織由中高職人員、企業、研究機構人員構成的專業教育指導委員會(四川已經成立);推動招考制度繼續改革。另外,需要逐年加大經費投入。

12月5日,教育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这是职业教育法自1996年颁布以来首次修订。草案明确要求打通職業教育通道,多项规定有助于解决上述问题。

探索——

建立區域職教聯盟

實現人才貫通培養

2014年开始,成都市统筹城乡职业教育,实施“3+ N”集团化办学。“3”指成职院等3所高职院校,“ N”指成都市若干中职学校,3所高职院校与各自牵头的中职学校组成联盟。

成職院與成都11所學校簽訂了“3+N”聯合辦學協議,經過幾年實踐,以人才培養方案、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方案、單獨招生方案等爲抓手,該聯盟初步實現中高職人才的貫通培養。

成職院單招考試不斷完善“知識+技能”的考核評價方式,招生比例不斷向中職學校傾斜。2013年,成職院單招錄取人數爲575人,到2019年,單招計劃招生2000名學生,其中中職類專項招生名額945名,普高和中職兼收類710名。

同時,成職院的實訓基地、就業平台信息向聯盟中職學校開放和共享,彌補中職學校在設備、場地、信息方面的不足;爲中職學生參加技能大賽提供指導,利用假期培訓中職教師。

爲了銜接順暢,成職院向每所中職學校派出一名駐校聯絡員。網絡計算機專業教師彭天炜是禮儀職中聯絡員,他每周去一兩天,做專業建設指導,根據需要聯系本校老師過去上示範課,幫助協調禮儀職中學生到成職院實訓室學習操作等。“學生在中職基礎紮實了,到高職後課程也能自然銜接。”彭天炜說。

集團化辦學,對高職院校同樣有利,除了彭天炜說的專業技能自然銜接,高職也能招到更符合自己培養目標的學生。另外,銜接度增加,對口的領辦高職院校也成爲中職生的首選。


? ? ? 原文链接:http://jydb.scedumedia.com/DocumentElectronic/m-doc-9272.html

更多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內容!